国际述评:所谓“密电”空口无凭,政治谎言几

国际新闻 2020-08-01 22:5180未知admin

北京,八月一日问题:当所谓的“秘密电报”是空谈时,政治谎言什么时候会停止?

作者博·温温

美国国务院终于公布了一份外交电报,内容是关于两年前美国驻华大使馆的一名官员访问武汉病毒研究所。此前,这份所谓的“秘密电报”被一些美国政客大肆宣传为指控中国的“证据”。然而,在这份电报内容公布之后,大家都清楚地看到,美国别有用心的人所谓的“证据”和“真相”,不过是老式的“抹黑”和“谎言”。

所谓的“秘密电”是空的

自今年4月以来,一些美国高级官员利用这一所谓的“秘密消息”指责中国,声称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是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实验室泄露出来的。

美国国务卿庞贝声称,在中国武汉的一个实验室里有“强有力的证据”支持新型冠状病毒的起源。那么,庞贝和其他人之间的这份“不允许披露的有力证据”是什么样的强有力的机密文件呢?

数据地图:美国国务卿庞贝。 据美国媒体报道,这种所谓的“秘密信息”被标记为“SBU”,意味着内容是敏感的,但不是机密的。根据电报内容,美国驻华大使馆官员在2018年1月访问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后,认为该研究所“严重缺乏确保该高水平实验室安全运行所需的技术人员和检查员。”

然而,有报道显示,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人才和安全在当时得到了美国和法国有关方面的支持。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援引电报称,德克萨斯大学加尔维斯顿医学分校正在为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培训技术人才,以帮助缓解该研究所人员短缺的问题。此外,另一份关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电报在2018年4月指出,法国专家已经为该实验室提供了安全指南和生物安全培训,并将继续执行这些任务。

科学界“不买账”,情报界“唱反调”

“在这封电报中,我看不出有任何证据支持这种说法,即新型冠状病毒有意或无意地从实验室‘泄漏’。”哥伦比亚大学传染病和免疫中心主任伊恩·利普金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你不能只是定罪,你必须有证据。”

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健康与生物安全研究所所长罗布·格伦费尔(Rob Grenfell)也表示,电报中描述的内容根本不能作为证据,所谓的“人员资格问题”也是各国研究机构面临的一个持续挑战。“世界上几乎所有这样的机构都面临着这样的问题”。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与安全中心主任汤姆·英格斯比最近说,这封电报是在COVID-19爆发前两年发回的,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实验室在过去两年里可能有了很大的改进。"我的判断仍然是新型冠状病毒符合自然起源."

除了对权威科学专家的质疑,美国情报界很少与美国政府官员“唱反调”。今年5月,美国国家情报局局长办公室发表声明说,情报界同意“广泛的科学共识”,即新型冠状病毒不是人造的或转基因的。此前,《纽约时报》报道称,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已要求美国情报机构寻找证据,支持武汉实验室是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源头的“毫无根据的理论”。

此外,与美国共享情报的“五眼联盟”国家也认为,新型冠状病毒“极不可能”来自实验室。

政治谎言何时会停止?

事实上,当“新型冠状病毒的实验室起源理论”被炮制和大肆宣传时,它很快被世界卫生组织和许多权威专家所驳斥。

今年4月,世卫组织一再呼吁,病毒的来源必须基于科学和事实。它认为现有的证据表明新的冠状病毒来源于动物而不是实验室的人造的,并于5月1日证实了新的冠状病毒来源于自然界。

“庞贝人一直在散布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起源的谎言,以掩盖他们的无能。够了。”一位美国网民在《每日电讯报》发表的相关报道下评论道。

目前,美国已有超过455万人被诊断患有新型冠状病毒,其中超过15万人已经死亡。对于美国人民来说,分析“新型冠状病毒从何而来”的问题可能很重要,但他们现在更关心的问题是:为什么美国目前的疫情比疫情爆发之初严重得多?为什么这么多月过去了,美国在应对疫情方面仍然如此无能为力?既然许多国家已经恢复经济运行,为什么不允许美国人进入欧洲、亚洲和其他国家?

“对我来说,我不在乎病毒来自哪里。我所关心的是,政府未能保护这个国家的人民,但它仍在编造一个又一个谎言。”一些美国网民说,政客们沉迷于寻找替罪羊的例行公事,但从未致力于寻找控制疫情蔓延的计划。

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Lancet)主编理查德霍顿(Richard Horton)曾表示,指责中国是COVID-19疫情的传播源头“既不有益也不真实”。“我们真正需要做的是冷静下来,与中国政府合作抗击疫情,尽一切努力确保疫情不会卷土重来。”霍顿强调。(结束)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飞舞新事网 Copyright © 201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处理。